藤田米拉

深陷在錘基/海森與黑豹坑裡,噗浪https://www.plurk.com/milala_fujita歡迎來找我玩(*´∀`*)

【双豹】Lucky dog-上

設定:Wakanda日常向短篇之關於小公主失戀後哥哥們的應變對策。

配對:微金黑。

梗來自 @※阿醇和他家本命※ 感謝阿醇太太提供XD

Lucky dog 在口語中為幸運兒。



「哥哥,我好像失戀了。」


掌管全Wakanda資源命脈的理科天才少女兼王室小公主Shuri,一副「今天邊境又生小犀牛了。」的日常口吻述說令國王陛下險些啟動黑豹套裝的爆炸宣言。


T'challa一向以冷靜沉著聞名,縱使他曾經與同時多名復仇者對戰,也經歷過命懸一線的王權爭奪,這些都不足以讓他感到手足無措。


曾經想像妹妹有一天會牽著她的小男友介紹給自己,甚至考慮過該帶著什麼樣的表情去面對可能搶走心愛妹妹的男孩。


以國王的立場來說,他應該要展現出威嚴和大氣去評估對方是否配的上王室唯一的公主;但如果撇開身分單純以哥哥角度面對的話,廢話不多說直接瀑布見。


Shuri可是自己從小捧在手心呵護寵大,一般人豈能隨隨便便碰的?過不了這關休想和她交往!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些展現哥哥地位的想像練習尚未派上用場就直接宣告破局,而妹妹竟然連什麼時候交了男友都沒有和自己說——為此T'challa覺得有點受傷。


「哦對了以鑑於之前與Erik一戰,你那身戰服我做了些升級動作。關於脈衝波的部分⋯⋯」「Shuri。」


重要的裝備講解被硬生打斷,公主不滿的回過頭「我要跟你說幾次,安於眼下裝備是不行的,適時升級是為了應對之後未知的狀況。」然後皺起眉眼「還有你為什麼又在實驗室露出腳趾!」


國王沒有心思去聽妹妹滔滔不絕的裝備報告和實驗室守則,比起那些更重要的是那個敢甩了Shuri的小混混是誰?


「什麼時候的事?」T'challa試圖保持溫和語氣打算循序漸進詢問。


「關於小⋯⋯不,黑豹套裝升級?」敢情自己妹妹是要講小貓咪套裝,國王暗自在心裡打算晚點去關切一下發明這個名詞的始作俑者。


「我是說,你剛剛指的失戀是什麼時候發生⋯⋯」想了一下又再度開口「又或者怎麼開始的?」他表情不解的看著Shuri嘆口氣又再度轉過身擺弄散落在沙盤上的零件,片刻後公主終於開了口。


「那是上個月我去MIT參加學術交流的事。」



對方名叫Jack,雖然是個大眾名字但陽光般長相和那顆校內前三名的聰明腦袋,使無數Rose巴不得倒貼上去。起先公主是不把他放在眼裡的,畢竟家裡就有個溫儒紳士型親哥加一個壞笑wink就能讓人懷孕的堂哥。


當然這種說法是從那些壞男人情結的侍女們口中聽來的,Shuri表示不予置評。但鑒於他們倆所以對帥哥氣場疲乏的她壓根就對這號風雲人物沒感覺。


至於腦袋嘛?在掌握所有Wakanda資源與科技的天才理科少女面前誰敢自稱聰明。


「Shuri對吧?可以坐妳旁邊嗎。」男孩拿著餐盤逕自坐下。從插班開始就在校園獨來獨往的公主斜眼環顧四週後冷聲說「餐廳貌似還有其他位置吧?」接著啜了口濃湯。


對方顯然沒把這赤裸的拒絕聽進去,簡單自我介紹後開始拆著盤中三明治包裝。Shuri原以為這位Jack會無聊得追問她一些關於平日興趣或來自的國家這種藉以打開對話的套路,但太過冗長的沈默讓公主忍不住瞄了他一眼。


意外映入眼前的是風雲人物認真拆著快被捏爛卻還是打不開封條的困窘表情。太遜了吧!公主忍住笑嘲諷道「看來平常都是那些後援隊在搶著幫你準備午餐。」她彷彿看到對方委屈的垂下狗耳朵,Shuri翻了翻白眼決定拆了自己那份遞給他。


「呃,謝謝。」男孩猶豫著接過然後望向她除了濃湯以外空空如也的餐盤「要不我再去買個還妳?」而身旁公主只是站起身留下一句「不需要。」後拿起書包和艱深書籍頭也不回得離開餐廳。


第二天一早Shuri在校門口打了個小小哈欠,一面熬夜著準備論文還要回覆實驗室那邊的研究報告,一心多用造成的疲憊讓她感到有點吃不消。就在公主思考該如何改善時間控管時,手上措不及防的被塞了一份粉紅波點小提袋。


「我快趕不上點名了!那間甜甜圈很好吃妳應該會喜歡。」男孩說得衝忙大步奔向教室方向,跨越花圃時還被自動灑水器濺了一身。


Shuri看了眼提袋後又望向對方狼狽的背影,她忍不住放聲大笑。


在這之後Jack總會有意無意得出現在公主面前,一開始她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得聽著對方推薦最近看過的電影或餐廳,或是吃著對方帶來的小點心一面討論學術問題。風趣談吐與陽光長相使Shuri漸漸發現這男孩或許真的還不錯,也承認開始對他有了好感。


這是戀愛嗎?她不確定。


但現實卻猶如她親自設計的Wakanda磁浮列車般快速得給了公主解答。


「嘿兄弟!你說一個月內可以搞定那個非洲來的插班生,我看你是在吹牛吧?準備賠錢囉。」周遭訕笑聲此起彼落與空氣中瀰漫的煙味融合成差勁的小丑秀。


「哪個妞是我Jack搞不定的?況且那小妞家裡似乎很有錢,等她對我死心踏地時你們那些上不了檯面的小籌碼我壓根不用放在眼裡。」


站在牆後的Shuri點點頭在內心表示「原來如此。」什麼一見鍾情只是神經成長因子蛋白質突然的分泌與升高,而墜入愛河為腎上腺素同時旺盛分泌影響到與生俱來本能,造就自以為戀愛的錯覺。


她看著手上那顆特地早起去網路推薦名店排隊的三明治,毫不猶豫扔進垃圾桶。



「事情就是這樣,還順便證實了科學果然可以解釋那些不切實際幻想。」公主晃了晃手上的微型儀器,準備著手拆解奇莫由珠。


背對著自己哥哥的Shuri看不到T'challa此刻表情,一陣微妙沈默後國王語氣低沉得開了口「我需要目標的座標位置。」


「不不,哥哥你不能去殺他。」Shuri伸出食指不認同的左右擺動後繼續將零件整齊排列在桌上。


對於妹妹的坦然T'challa感到既憤怒又不捨,氣那個敢拿Shuri當作賭注的混小子還有不顧母親反對鼓勵她試著與Wakanda以外學生交流的自己,心疼他的小公主不應該承受這種對待還如此冷靜。


國王走上前將她擁入懷中「我很抱歉。」Shuri雖然感到莫名奇妙卻還是回抱了他「為什麼道歉?我沒事呀況且又沒吃虧。」T'challa空出一隻手揉了揉她盤起丸子頭的辮子「我在你這年紀的時候⋯⋯」


「停!」T'challa話還沒說完就被Shuri推開後制止「你該不會想告訴我Wakanda國王的戀愛史?得了吧哥哥你那些為數不多的感情生活我可是清清楚楚。」


面對笑得像個鬼靈精Shuri,國王無法反駁得揉了揉眉間「還是我請Nakia來陪妳?」T'challa想或許這種事還是得靠女孩子來開導。不過Okoye除外,她沒直接挑起長矛刺穿那男孩家門就該感謝豹神了。


「不—需—要。」公主吐了吐舌將哥哥往實驗室門口推「你目前最需要的還是先去搞定那個讓W'kabi頭疼的麻煩人物。」絲毫不給T'challa說話機會然後關起了大門。


被拒於門外的國王眨著那雙大眼看著顯示已上鎖的紅燈亮起,他嘆了口氣思忖:的確,自己的戀愛經驗並不足以給予妹妹教導,就連該如何安慰她都像個手足無措的傻羚羊。


——真是個不及格的哥哥呢,他心想。


等等、哥哥?是啊這不是還有一個能討論的對象嗎!況且從小在外地長大的他對於年輕人間的相處方式或許更清楚,於是T'challa靈機一動得朝著邊境移動。


獨自來到Wakanda邊境部落,一路上拿著樹枝追逐玩耍的孩童也停下腳步生澀的將雙臂交叉胸前向國王祝禮。柵欄內成群鐵甲犀牛悠閒散著步,T'challa直覺走向角落樹蔭果不其然發現那人悠閒得躺在犀牛背上小寐,商業管理的書籍覆蓋住他帥氣臉龐。


「N'jadaka?」國王試探性喚著名字但對方貌似睡得很熟,喊了幾次依舊沒有回應。直到T'challa打算直接將人推下犀牛時慵懶聲音從上方傳來。


「要嘛你喊對名字或是給一個吻,不然我是不會醒來的。」


「Erik。」對於堂哥毫不遲疑地選了第一個選項,堂弟為此在書本下翻了個白眼後藉著心型草超人般的力氣將T'challa拉上犀牛。


前傭兵拿開書本隨意丟到地面後一手枕在那頭髒瓣底下,另一手撫上國王隱藏在袍內的細腰「What's up,my king?需要勞煩您大老遠從王宮過來,該不會又是W'kabi那傢伙去告狀了吧。」T'challa騎在自己身上還眨著那雙大眼一副反應不過來的姿態讓他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意識到他們姿勢有多曖昧的T'challa決定在W'kabi看到這幕造成胃更痛之前,趕緊把妹妹的事情一五一十得說給Erik聽,希望得到他的幫助。


「丫頭不簡單啊,以為她只是個戲精小宅女結果竟然學人家談戀愛?雖然結果差強人意了一點。」Erik事不關己的點評引來T'challa一個瞪眼,他聳聳肩舉起手投降貌「好好好所以你想要怎樣?妹控。」


國王果斷忽視語尾那個稱號說「Shuri需要安慰,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面對T'challa因苦惱而困窘的表情,Erik拍了拍對方臀部示意他下去之後自己也跳下草地。


「那小鬼怎樣可不甘我的事,我只是要去看好戲順便笑話她哭喪臉的表情。」看著對方背影T'challa正想反駁些什麼時,Erik再度開了口「哦對了,那小子SSN碼是多少?」還不忘將手指掰的嘎拉作響。


「別費工夫了,Shuri說不能殺他。」

「嘖。」


——誰才是妹控?T'challa決定不戳破這個事實。

评论(26)
热度(228)

© 藤田米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