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米拉

深陷在錘基/海森與黑豹坑裡,噗浪https://www.plurk.com/milala_fujita歡迎來找我玩(*´∀`*)

【双豹】Lucky dog-中

設定:Wakanda日常向短篇之關於小公主失戀後哥哥們的應變對策。
配對:微金黑。
*Lucky dog在口語中為幸運兒。


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從背後傳來,過山車高速竄過的強烈風壓揚起了裙尾一角但女孩壓根沒有想遮掩的意思。


Shuri面無表情吸了口方才被強塞在手中的奶昔後,開始思考她花樣年華的16歲人生以及帶自己來迪士尼現在卻結夥丟包妹妹的笨蛋哥哥,哦對了是兩個。


鑑於幾天來這兩位的詭異行為,連全Wakanda最伶牙俐齒的鬼靈精小公主也不知道要從何吐槽起。雖然這一切的錯誤開端大概就是跟T'challa講起失戀的事情,想到這Shuri忍不住拍了拍額頭怪起自己的多嘴。



「請問尊貴的親王殿下來我這裡到底有何貴幹?」對於十分鐘前大咧咧走進實驗室卻只盯著自己一語不發笑著的前殺人魔頭堂哥,公主放下手中儀器阻止他繼續散發無意義的荷爾蒙。


「沒事,就只是來看看我們可愛的公主殿下而已。」


不管他腦子有沒有問題,眼下被惹得一身疙瘩的Shuri只想一把抓起桌面上的焊槍直接戳瞎對方。但良好的皇室禮儀讓公主忍下想那股衝動後深吸口氣「看來你的狙擊專長並沒有讓視力好到看清楚門口貼著那張警告標語?」邊說還一面指了指實驗室大門。 


而Erik只是敷衍式順著她指尖方向的撇了眼說「大概是妳貼得太低我看不到,下次可以考慮踩個凳子什麼的。」然後一臉無辜得聳聳肩。


——磅!公主終於忍不住地一掌拍在桌面上,零件隨著震動跳起。


「Erik.killmonger,你要是真的這麼閒能不能做點對Wakanda有貢獻的事情?看看我哥每日每夜為了國家操心你好歹也幫忙分擔點!至少別讓再W'kabi又抱著犀牛崽子來...」


「聽說你失戀了。」不等對方說完Erik一改那副嘻皮笑臉,表情嚴肅等著堂妹接下來的反應。


該死T'challa!Shuri知道對方會放不下心找人來安慰她,但竟然是找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便宜堂哥。她寧可是okoye過來至少她廢話不多,小公主簡直想掐死剛才還在為哥哥抱不平的自己。


「所以你是特地來取笑我的?」她擺擺手插在腰間露出微笑說「很不巧我好得很!不哭不鬧精神好睡得好,很失望吧?」


前傭兵並沒有如她想像的對自己冷嘲熱諷一番,而是伸出手拎起Shuri垂落在肩上的長辮「說說看小公主,妳想要我怎麼解決他?」Erik冰冷的語氣彷彿回到當初站在瀑布邊對著群眾將國王丟下瀑布般殘忍,Shuri只能盡可能不讓對方發現自己因恐懼而微顫的肩頭。


「說啊?」面對惡魔在催促自己簽下契約般的低喃,公主強打起勇氣怒斥「不需要!」然後狠狠直視他。


凝結的氣氛連根螺絲掉到地面上都清清楚楚,Erik挑了挑他那彷彿有獨立生命的眉毛後稍微施加力道扯了辮子壞笑道「緊張什麼丫頭,我又不會吃了他。」就在Shuri鬆了口氣之後對方卻湊近她耳邊「但我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語畢Erik留下一臉震驚的堂妹後哼著不成調曲子走向門口「噢對了!我的胸只能留給長腿大奶妹子,但如果妳真的需要安慰的話可以找T’challa。」他咧開嘴露出那兩顆金牙「相信我,觸感不錯。」


親王在Shuri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轉頭給了對方一個wink後大步踩著軍靴離開實驗室,走前還不忘把門口那張寫著《閒雜人等與肌肉笨蛋Erik禁止進入》的標語撕下後扔在一邊。


直到大門關起瞬間公主雙手抱胸姿撫上爬滿疙瘩的冰冷手臂,她暗自決定之後要在門口設定只要Erik一進來就會發射脈衝波的防衛系統,以免他大爺又跑來噁心自己。



Shuri早該料到這事沒這麼容易結束。


望向角落那堆大小不一各種國家限定的泰迪熊玩偶,想起了她那操煩了心不管身在世界何處都要照三餐外加宵夜關切自己的親哥,當然還有每天來實驗室刷存在感的堂哥。


從那日開始這個怕別人不知道他很閒的親王幾乎把自己的音響設備和CD都搬到這裡來,還好原本就對美式嘻哈搖滾有興趣的公主為此除了嫌佔空間以外並沒有感到不悅。


但錯就錯在Shuri隨口說了句自己喜歡現在播放的這首歌曲,不說還好、一說出口Erik彷彿像個迷弟般的一邊介紹這位歌手生平和得獎事蹟,接著跟隨樂曲唱了起來。


小公主此刻相信豹神是公平的,她給了堂哥帥氣臉蛋和聰明腦袋卻在創作時剝奪了他的音樂天賦,所以Shuri決定讓耳膜繼續再被荼毒之前偷偷帶上她特製的振金耳塞。


原以為T'challa回來之後可以改善她惡劣的工作環境,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穿著他媽同款式的睡衣來到實驗室,然後塞給了自己一桶草莓冰淇淋後開始放起電影。


先不管他們對睡衣派對有什麼誤解,但到底為什麼要看《獅子王2》!?為死去父親向國王報仇的情節對於彼此曾經的處境頗有雷同,Shuri不禁捏了把冷汗偷偷瞄了眼坐在自己右手邊的前篡位者。


好吧他大爺只是吃著爆米花還不時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不過公主不相信這貨神經有這麼大條。所以她選擇看向坐在另一側的國王,Shuri發誓她寧願裝死再也不亂看了,她沒看見T'challa微微泛紅的耳尖、也沒看見一隻繞過自己正在偷摸哥哥屁股的手。


公主心累的把臉埋在弓起的腿上,希望這電影趕快結束。



「起床了丫頭!」


為了研發新型裝備而一夜沒睡的Shuri不耐煩得將棉被蓋住頭打算直接無視她那無禮的堂哥,但對方卻大掌一掀扯開覆蓋在她身上的薄被。


「...你混帳來到少女房間不敲門就算了,還掀人家被子到底有沒有常識啊?」落地窗簾唰的一聲被拉開,刺眼陽光透進房間使公主下意識瞇起雙眼。


「抱歉Shuri,我試著阻止過他了。」國王苦笑的將窗簾固定在側邊,接著提了一盆清水和毛巾來到床邊。


Erik翻了翻白眼打開衣櫃說「得了吧!你們兄妹倆誰乖乖敲過我房門了?要是我摸錯人我他媽還不跟你們索取精神賠償。」他嫌棄得挑選幾件衣服丟在床上,嘴上還不停抱怨著公主品味。


用清水擦拭完臉龐的Shuri打了個哈欠「所以,一早吵醒我要幹嘛?」


「之前的迪士尼票券還沒使用,所以我們打算帶妳去散散心。」國王不著痕跡得替妹妹遞起一件白色碎花洋裝,卻被Erik拍掉後拿了另一套黑色短擺連身裙在她面前比劃。


看著眼前穿著堪比紅毯男星還帥氣的兩個哥哥,Shuri咬著指甲開始懷疑起他們認知的迪士尼跟自己想去的那個夢不落國度是否是同一個地方,還是某間同名的牛郎店也叫這個名字?


「那件太過裸露了,不適合。」T'challa義正嚴辭駁回Erik手上那件又露腰又露腿的衣著,而對方也不甘示弱得批評他手裡那件剪裁保守的洋裝連屁孩都看不上眼。


一來一往爭執讓睡眠不足造成頭痛的公主決定把兩人轟出房門,胡亂套了件圖騰上衣和牛仔吊帶短裙搭配長筒帆布鞋,隨性的穿著果不其然得到了哥哥們失望的表情。


到底怎麼了?


在走上飛船之前甚至還聽見了Erik在背後低聲咒罵的聲音。



手槍在指尖轉了圈之後命中靶上最後一顆氣球,周遭不知何時聚集了群冒著粉紅泡泡的女性發出崇拜的驚呼。


公主小聲的咕噥句「愛現。」後被前傭兵大力的用娃娃貼上臉龐,他甚至在店家黑著臉盤點僅剩不多的玩偶時特地選了隻黑豹造型娃娃塞進一旁忙著拒絕搭訕的T'challa懷裡。


Erik摟著對方腰間驅散蒼蠅的霸氣護食舉動再度讓一旁群眾忍不住拿起手機偷拍,眾人紛紛開始猜測這兩人究竟是哪國的同志男模。越來越誇張的故事讓Shuri咋了咋舌後硬是擠進人群在他倆頭頂分別套上了老鼠耳朵髮圈後勾起他們的手遠離人群。


雖然Shuri並不是沒有察覺到兩人眼神間的異狀,但她依然拉著哥哥們從過山車到旋轉木馬等設施全部玩過一輪,直到T'challa一臉慘白坐在長凳上揮揮手對於活力充沛的妹妹表示投降。


「哥哥你真沒用。」公主將礦泉水遞給他之後還不忘調侃了國王一把。


「不如你和Erik再去玩吧?」看向那些瘋狂旋轉著的遊樂設施,T'challa體內心型草再強也忍不住一陣反胃。


「hun?饒了我吧...」親王正要拒絕時接收到國王眼神中的暗示後聳聳肩看向一旁萬聖屋「不如來打個賭,小公主。」


一副求之不得的Shuri挑眉意示他繼續說下去,Erik指了指那間詭譎裝潢的黑色屋子說「我們一起進去,最後出來的...」


「要聽那個人的命令一個禮拜!」語畢兩人默契得互給了對方一記中指後表示賭局成立,不等開始的指令Shuri率先搶跑在對方面前。


眼前一片漆黑還有嚇唬人的狼嚎聲,公主停下腳步轉頭確認Erik沒有跟上後搖搖頭苦笑,她刻意製造機會倒要看看這兩個人想搞什麼鬼。



「你那邊的情況如何?」低沈嗓音透過隱藏式耳機傳來,T'challa壓低了墨鏡直視不遠處牽著女孩有說有笑的少年「前方100公尺發現目標。」


「Bingo!」


TBC.


感謝各位太太們的喜歡,因為三次元的工作加上生病所以更新速度有點慢請見諒XD


评论(17)
热度(111)

© 藤田米拉 | Powered by LOFTER